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马经 > 昊天 >

昊天上帝和玉皇大帝有什么关系?

归档日期:08-09       文本归类:昊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玉皇大帝(Jade Emperor),全称“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又称“昊天通明宫玉皇大帝”、“玄穹高上玉皇大帝”。也就是同一个人。

  究其名号,据《玉帝圣号同异考》说:“玉帝圣号,崇自牿劫前,中古复尊上,重称赞耳。世主好道,感玄恩,各就所见闻,所皈重,随其彰著,敬上诸神之号,以定称谓。历史上帝王对于诸神所上尊号中,涉及玉帝的有四:一太微玉帝,汉武帝上太微垣星主号也,二梵天玉帝,汉宣帝上天市垣帝主号也,三焰华少微玉帝,汉哀帝上先天定位号也;四紫微玉帝,汉光帝上后乾号也。皆非此玉帝。此玉帝号昊天金阀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又曰玄穹高上玉皇大帝,是帝宰诸天,永不毁沦。”究其信仰,缘于古代宗教,古时即有支配日、月、风、雨等自然变化和人间祸福、生死、寿天吉凶等人生命运的最高神“帝”和“上帝”的说法。西周以后又称“皇天”“昊天”“天帝”等。南朝时陶弘景《真灵位业图》中已有“玉皇道君”、“高上玉帝”的称呼,排列在玉清三元宫右第十一和第十九的位置。隋唐时,“玉皇”信仰普遍盛行,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的《梦仙》诗中就有“仰谒玉皇帝,稽首前至诚”的诗句。诗人元稹《以州宅夸乐天》一诗中亦有“我是玉皇香案史”之句。大约在唐宋之际成书的重要道经《高上玉皇本行集经》详细叙述了玉皇的出身和来历:很久以前,有个光严妙乐国,国王净德和王后宝月光老年无子,于是令道士举行祈祷,后梦太上道君抱一婴儿赐予王后,梦醒后而有孕。怀胎一年,于丙午岁正月九日午时诞生于王宫。太子长大后继承位,不久舍国去普明香严山中修道,功成超度。经过三千劫始证金仙。又超过亿劫,始证玉帝。宋线年),尊玉皇上帝圣号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玉皇大天帝”。宋徽宗政和(1111—1118年)六年(1116年),又尊玉皇尊号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

  道教认为玉皇为众神之王,在道教神阶中修为境界不是最高,但是神权最大。道经中称其居住昊天金阀弥罗天宫,妙相庄严,法身无上,统御诸天,综领万圣,主宰宇宙,开化万天,行天之道,布天之玉皇大帝德,造化万物,济度群生,权衡三界,统御万灵,而无量度人,为天界至尊之神,万天帝王。简而言之,道教认为:玉皇总管三界(天上、地下、空间),十方(四方、四维、上下),四生(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六道(天、人、魔、地狱、畜生、饿鬼)的一切阴阳祸福。

  每年的腊月廿五,玉皇要亲自阵圣下界,亲自巡视察看各方情况。依据众生道俗的菩恶良莠来赏善罚恶。正月初九为玉皇圣诞,俗称“玉皇会”,传言天上地下的各路神仙在这一天都要隆重庆贺,玉皇在其诞辰日的下午回鸾返回天宫。是时道教宫观内均要举行隆重的庆贺科仪。

  按神话学的说法,到天界当神是为了享福的, 那么,就看下面吧。 秦汉时曾把黄帝、炎帝、少昊、太昊、颛顼等作为上帝,那么上古的君主,应该都曾被人尊崇为上帝。这些君主,依皇甫谧《帝王世纪》,有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混沌氏、皞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此后是神农氏炎帝、有熊氏黄帝和蚩尤氏。再后就是黄帝的子孙:金天氏少昊、高阳氏颛顼、高辛氏帝俈。再后就是陶唐氏帝尧、有虞氏帝舜、夏后氏帝禹。 这个名单若说全无根据,是失之武断的。其中许多帝王的名称,都曾在先秦著作出现过。夏商以前,中国古代社会一定更换了许多君主。而只有一些知名的君主留在后人的记忆中,其中最优秀的几位,被秦汉时代的国家作为上帝加以祭祀。 据唐人赵匡和宋代朱熹的解释,鲁国禘祭的上帝就是周文王。则战国时代许多国家所祭祀的上帝,也该有他们的祖先在内。 据《史记·封禅书》,齐国所祭八神中,有天主。天主,就是上帝。魏国祭天,晋即韩国祭五帝,与秦相近。这些至上神,秦汉统一之初都保留了下来,并且允许在长安为他们建立祭坛。只是汉代国家祭祀的乃是秦朝的五帝。 亳人谬忌奏祠太一方,曰:“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南郊……”(《史记·封禅书》) 关于这个太一神的来历,其创造的痕迹非常明显。那个谬忌,是个方士,还是个儒生,还是二者兼而有之,也再没有其他的材料。这个问题,我们也只能留给后人了。 太一神的出现,其作用是给诸位上帝找到了一个首领。虽然依理而论,五帝之中位于中央的黄帝就是其中的最尊者,但是,这样的差别,仅仅相当于诸侯联盟的盟主和其他诸侯的差别,还不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天子和大臣、诸侯的区别。太一神的出现,把五帝都降为它的辅佐,就等于宣布,汉家天子,是绝对高于其他诸侯的统治者,而不仅仅是一个盟主。对于刚刚平定了七国诸侯的叛乱、又离春秋战国时代不远的汉代王朝来说,这样一尊神的出现是绝对必要的。因为五帝的存在,显然是为诸侯割据、甚至反叛中央政权提供着神学上的依据。在汉文帝时期,淮南王刘长就曾经自称“东帝”(14),此后吴王刘濞又自称“东帝”(15)。 然而,太一神却不见于儒经。虽然汉武帝确定了独尊儒术的政策,而在建立国家祭祀系统这个问题上也独尊儒术,似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上帝之中,五帝,还有太一神,是成仙上天的人,还是已故的人的灵魂,还是和人不同形的存在?从现在所见的材料看来,当时大约三种意见都有。 汉武帝认真相信黄帝“且战且学仙”、而最后骑龙升天,并且为此慨叹道:“嗟乎!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屣耳”。(《史记·封禅书》)《淮南子·地形训》说,建木是“众帝所自上下”。这些帝,也应是物质性的存在。王莽时代所见的《紫阁图》又说太一也是成仙上天的人,那么,相信上帝是个物质性的仙人,当是一种相当重要的意见。 第二种,当是《淮南子·天文训》、《淮南子·精神训》和董仲舒为代表的意见。他们说“天人相副”,说什么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象圆,所以人头圆;地象方,所以人足方;天有十二月,人有十二节;耳目像日月,头发像星辰,五藏副五行,呼吸副风气等等。(16)这里的天,也就是上帝。而这个上帝,似乎并不具有人的形象,而是整个自然界。不过,这样的上帝观,并非西方的自然神论。西方的自然神论,是把神说成自然界;而汉代的这种把整个自然界当成天,则是把自然界说成是神,并且主宰人事,赏善罚恶。 第三种,是把上帝当作精灵。据《汉书·郊祀志》,王莽曾经改革郊祀制度,并重新确定了太一、五帝的名字。其中太一称“皇天上帝太一”,五帝则分别称“黄灵后土(中央帝)、太昊青灵勾芒(东方帝)、炎帝赤灵祝融(南方帝)、少昊白灵蓐收(西方帝)、颛顼黑灵玄冥(北方帝)”。把五帝称为“灵”,显然表示着这些帝是精灵神。而从这时候起,我们才能把神和灵连在一起,合称神灵。 这三种有关神的观念,可说是同时存在着,但没有发生争论。而是各说各的,各信各的。甚至在一人身上,也时而信这一种,时而信另一种,比如王莽。然而明确认为上帝是灵,并且在国家祭祀中体现出来,是中国古代神祇观念的重要进步。 与关于上帝体质逐渐明确的同时,上帝的名称也逐渐向着儒经确定的方向发展。王莽在太一神前面所加的“皇天上帝”名号,出于《尙书·召诰》:“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这个称号的出现,表明国家祭祀系统儒教化程度的加深。 大约在皇天上帝名号出现前后,五帝的名号也发生着改变。据颜师古《汉书注·郊祀志》,则五帝的名称分别为:灵威仰(苍、青帝)、赤熛怒(赤帝)、白招(17)矩(白帝)、叶(18)光纪(黑帝)、含枢纽(黄帝)。一说为灵府(苍帝)、文祖(赤帝)、显纪(白帝)、玄矩(黑帝)、神斗(黄帝)。据司马贞《史记索隐·天官书》,灵威仰等名号来自纬书《诗·含神雾》;据现存辑佚而成的纬书,则《河图》类、《春秋》类纬书中,都有灵威仰等帝名的记载。唐代杜佑《通典》卷四十二,在“其感生帝……”下自注道:“郑玄据《春秋纬》说,苍则灵威仰,赤则赤熛怒……”。说明纬书的作者们,已经普遍认可了灵威仰等名称。纬书作者多是儒者,给五帝重新命名,是儒者们在宗教礼仪方面的重要创造。 到了东汉,儒者们对上帝观念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郑众认为,《周礼·大宗伯》中“昊天上帝”的意思是:“昊天,天也;上帝,玄天也。”(郑玄《周礼注》引)唐代贾公彦作《周礼疏》,认为郑众认玄天为上帝,来自《周易·文言传》的“天玄而地黄”。把上帝看作玄天,表明他已经不再认为上帝具有人的形象。 郑玄不同意郑众的意见,他认为昊天上帝,就是冬至于圜丘所祭的天皇大帝。而天皇,就是北极星,名叫耀魄宝。并且,昊天上帝又名太一。天上紫微宫中的“皇天上帝”,也是昊天上帝。(参见《周礼》郑玄注、贾公彦疏) 依郑玄的意见,则太一、昊天上帝、天皇大帝、皇天上帝,都是同实异名的概念。而他们的实体,则是北极星。也就是说,上帝,就是北极星。而天上太微垣中五星,也可称上帝。这就是五帝。五帝的名称,分别是灵威仰、赤熛怒等等。 依郑玄说,则上帝有六位,他们分别是北极星和太微垣中的五星。其中以北极星最为尊贵。这就是影响深远的“六天说”。 汉代之后,三国曹魏的儒者王肃反对郑玄,他认为上帝只有一位,五帝,是“五行之神”:“以地有五行,而其精神在上,故亦为帝。”(《孔子家语注·五帝》)但他们只是“佐成天事”(同上),不能和昊天上帝相提并论。而昊天上帝,也是天之灵:“有灵而尊者,莫若于天”(王肃《周易注·震卦》)。 从此以后,上帝只有一位,还是六位,儒者们进行了长期反复的讨论。但上帝是个精神存在,则从王肃开始,已经不再发生异议。葛洪道: 山川草木,井灶洿池,犹皆有精气;人身之中,亦有魂魄,况天地为物之至大者,于理当有精神;有精神则宜赏善而罚恶。但其体大而网疏,不必机发而响应耳。(《抱朴子内篇·微旨》) 这是中国历史文献中第一次出现的、明确的万物有灵论主张。并且认为,天地之神,就是天地这个自然物中的灵。 自从王莽据《尙书》将上帝命名为“皇天上帝太一”之后,东汉继承了王莽的意见,不过去掉了“太一”,仅称上帝为“皇天上帝”。此后三国鼎立,曹魏称上帝为“皇皇帝天”,吴国称上帝为“皇皇后帝”,蜀国自认为是继承汉家天下,所以对上帝仍称“皇天上帝”。晋统一中国,第一次据《周礼》,称上帝为“昊天上帝”。此后,南朝梁武帝曾称上帝为“天皇大帝”,而北朝则多称昊天上帝。隋承北朝制度,唐又承隋,上帝称为“昊天上帝”终于稳固下来。儒者们据《毛诗》,又对昊天上帝进行了解说: 《毛诗传》云:元气昊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则称苍天。此则天以苍昊为体,不入星辰之列。(19) 唐代儒者肯定了《毛诗》对于昊天上帝的解说,就使《毛诗》的这一解说成为儒教上帝观念的定说。宋代初叶,儒者们仍然信奉《毛诗》的上帝观。北宋建国不久于开宝年间制订的《开宝通礼》道:“元气广大则称昊天,据远视之苍然,则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托之于天,故称上帝。……天以苍昊为体,不入星辰之列。”(《宋史·礼志》)也就是说,那远视苍苍的浩大元气,就是上帝的体。那么,这广大元气之中,是否存在着灵?《开宝通礼》没有说,或者说,这是个不言而喻的问题。宋代著名思想家张载说:“凡可状,皆有也;凡有,皆象也;凡象,皆气也。气之性本虚而神,则神与性乃气所固有,此鬼神所以体物而不可遗也。”(《正蒙·乾称篇》)神和性,既是气中所固有的。那么,哪里存在着气,哪里也就存在着气中固有的神与性,所以鬼神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而不会有所遗漏

本文链接:http://rudinistore.com/haotian/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