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马经 > 雷查尔斯 >

雷·查尔斯:上帝救助那些自己救助自己的人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雷查尔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蓝调歌王雷·查尔斯(RAYCHARLES),这个出身于贫寒单亲家庭的黑盲童,用他匪夷所思的音乐天才和激情,为自己、为世界铺就了宽阔笔直的道路,这条路——把爵士引向主流,把西部乡村乐引向广泛,把节奏布鲁斯引向全球,还顺便把摇滚引向了自己的怀抱。

  雷·查尔斯(以下简称雷):我总是凭歌词来决定。歌词得能抓住我的注意力才行。如果音乐和歌词配合妥帖,那歌就很适合我。我演唱大家喜爱的歌曲,喜欢融合很多新东西进去,这样听众和我都能有好兴致。

  雷:对于我的生命来说,音乐就像是呼吸。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就如血管里的血液一样。

  雷:那是我的私人慈善机构,我们通过最新的助听技术帮助聋童听到声音。当我和一个聋童在一起,而他刚好第一次听到了声音,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美妙了。

  雷:我可没听到什么能让我兴奋得大叫的音乐。过去有些了不起的歌手,他们能同时唱两个调,你知道他们的名字的:埃拉·菲茨杰拉德、弗兰克·辛那特拉、阿雷莎·富兰克林、芭芭拉·史翠珊、格拉迪丝·奈特、内特·金·寇。我不是说这是艺术家的问题,我觉得主要是唱片公司的责任,是他们要艺术家每次出的唱片都好象再没希望出下一张似的。

  雷:在音乐圈我有好多伟大的朋友,我很崇敬他们,比如:阿雷莎、BB·金、约翰尼·凯什。我刚跟特拉维斯·特里特拍了一个电视专题片,他的做派我也非常欣赏。

  雷:失去听觉。你知道吗,我的基金会就是专门帮助那些聋童的。我坚信失去听觉跟失去世界没什么两样。尤其涉及音乐时。

  雷:一场特棒的的演出,一切都配合得妙到毫巅:音乐、观众、整个的运作和氛围。我就是因为这个而对四处巡演和录音乐此不疲的。

  雷:我无法慢下来。我就是不能停,一直都这样。大家都想我慢下来,好好放松。这太难了,对于一个不断周游世界的人来讲。

  雷:我(对他们)缺乏关怀,特别是在工作环境里。我是个多少有点完美主义的人,对工作会倾注全部心血,无论是录音还是开演唱会。所以,我也期望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员,也一样全心付出,无论是在公司里还是在演出路上。

  雷:天分。现在只稍稍有那么点天分的人(尤其是在音乐方面)都被疯狂地包装好贴上标签了。他们当中真天才其实极少,原创天才尤其少。如今,每样事情、每个人唱起来都大同小异。

  雷:无可奉告!事实上,我喜欢跟人打交道时坦诚相对。我很清楚被骗的滋味,在我早年的职业生涯中那是家常便饭了。所以,我很感谢也喜欢跟那些哪怕只是握握手就知道对方值得信赖的人打交道。

  雷:确实,我的脸孔和姿势可以作为我的个人商标。我想这是好事情,人们容易记住我。不过,我从不费心去摆弄那些。我在意我的音乐远多过我的样子,这么些年来,我们积累了大量的演出服,我到现在也还在穿这些服装呢。

  雷:我没什么大的遗憾。我有很成功的事业,到目前为止这事业已持续了50个年头了。这算得上很久了,尤其是在演艺这个行当里面。我只是有点遗憾没有更多的时间陪我母亲,她去世的时候我还很年轻。最近,我向奥尔巴尼州立大学捐建了一座剧院,剧院以我母亲的名字命名。母亲是我巨大的灵感之源,是她帮助我在年纪尚轻的时候就拥有一颗独立自强的心。

  雷:是我的音乐。别的什么全失败的时候我还有我的音乐。它从未让我失望过。事实上,它就像是呼吸,每天在那里,驱动我前进。

  雷:在录音棚里,为了弄新歌、实践新的想法而把到处弄的乱糟糟的时候。我在洛杉矶有自己的棚,我经常坐在调音台前工作,一弄就是好几个小时,非常享受。那张专辑《谢谢你再次带爱回来》就是在那里搞定的。

  雷:很难说呀。也许是下国际象棋吧。我很喜欢下,已经下了很多年了。专家说我下得不错呢。

  雷:我也不知道。这么些年来,我的一切都非常好。没什么可真正抱怨的。也许,我可以不那么卖力地工作,或者不要有那么多神经兮兮的能量。

  问:您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雷:但愿我以自己的方式演绎的音乐有它的影响。录唱片最诱人的一点就是,音乐长存。这么些年来,我们做了些很棒的唱片,希望人们可以长时间地欣赏。

  雷:种族主义和贫穷。我早年曾饱受这两样的煎熬。很悲哀,尽管现在情况好多了,但还是有人因为这两样而深尝痛苦滋味。除非找到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否则,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界将一直是动荡不安的。

  雷:就在我现在住的地方,洛杉矶。我以洛杉矶为家已有40多年了,感觉非常舒服。即便在做长途巡演,只要有哪怕一天的闲暇,我也要回洛杉矶的家。距离不是问题。洛杉矶是我的家,我的朋友、音乐、录音棚、公司,一切,全都在洛杉矶。

  雷:最喜欢表演。从未厌倦。我喜欢观众享受我的音乐,支持我,支持我的音乐。

  雷:我的声音。观众一听就能听出来,即便他们闭着眼睛。早年,我很崇拜内特·金·寇,就模仿他。后来我意识到我必须是我自己才行,于是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还挺管用啊。

  雷:勇气,对事业或事情的承诺。很多人很欠缺的品质,虽然这意味着你得孤身前行,你也要有勇气那么做。

  雷:忠诚。我的很多朋友都很老友了。我刚出道,就跟昆西·琼斯认识了,我们俩谁也没料到这份友情这么浓酽这么长命。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互帮互助。

  雷:太难形容了,我们太熟了。刚认识那会儿,他还是个精力充沛的少年,酷爱音乐,他想跟我学作曲,当然,我懂得怎么写歌。那时我常常是从午夜1点工作到凌晨5点,6点回家。昆西会在9点跑来叫醒我,对我说:“喂,哥们儿,教教我怎么写歌。”“老弟,你知道现在几点?”“我才不管几点!”怎么说呢,我非常爱他,看得出他真想学写歌,于是就会爬起床教他,睡觉也变得不重要了。谁让他是昆西呢。这让我挺开心的,因为可以帮到他。我真的非常爱他,如果我有一毛钱,他就会有5分。

  雷:我喜欢很多位呢。那么多非裔美国作家得到承认很让人欣慰。他们当中有许多非常有天分。在一个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中,文学的作用太大了。如果我不做音乐家,就很可能去做文学家。

  雷:那些每天早起工作、喂养孩子、努力做正确的事情的普通人,他们都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他们用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买票,来看我演出,我衷心感谢他们对我的忠诚和支持。

本文链接:http://rudinistore.com/leichaersi/66.html